中山新闻
00后女孩捐肝救父:“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离开!”

2019218日,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肝外科樊嘉院士,肝外科主任周俭教授迎来了两位特殊的病人。“他们今天来健康地复诊,是给我们最好的新春礼物。”樊嘉院士感慨,“几个月前,得知小张要捐肝救父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心疼,这孩子才刚满18岁啊。”

 

小张一家来自江西抚州,父亲是当地的赤脚医生,小张也刚刚考上医专,是一名大一新生,在学校里担任学生会干部,是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2018年起父亲因乙肝肝硬化,食道静脉曲张,在当地医院内镜治疗时出现大量呕血,险些抢救不回来。当地医生说,已经极端严重的食管静脉曲张,如同一个已经进入倒计时的定时炸弹,一旦再次发作生存的希望几乎为零,唯一的方法就是肝移植。

 

“我们去上海,找中山医院肝外科专家。”小张表现出了超乎同龄人的冷静和果断,20188月,她和父母亲来到中山医院周俭教授处求助。经过详细询问病情和检查,周教授将小张父亲收入肝外科病房等待接受进一步治疗。

 

“原本是决定用我的肝脏给孩子他爸,没曾想检查后发现,我不适合作为肝源。”小张妈妈现在回忆起那段经历,仍然忍不住落泪,“我们家大姑娘知道后,和我们说,用我的!她爸爸和我都不同意,但是怎么劝她都不听。”

 

“小张和我们说这个决定的时候,我们非常震惊和心疼。毕竟,这是一个刚满18岁的00后孩子啊。”肝外科副主任医师贺轶锋介绍,当他把这个情况向樊嘉院士、周俭教授汇报后,专家们为小张的勇敢孝心深深感动,但是一个正在花季的少女捐肝,依然让经历了无数惊心动魄的生死救助的他们不忍。“肝外科进行全科大讨论。樊院士认为老张目前的肝功能生化指标尚可,虽然有严重的食道静脉曲张和消化道大出血病史,但由于是在当地医院做出的诊断,一定需采取慎之又慎的态度。樊院士和周主任又专门请了消化科陈世耀教授会诊,希望能够看看消化内镜下进行保守治疗的可能性。”贺医生说道,遗憾的是,当时我院的胃镜诊断是重度食管胃底静脉曲张(极易再次大出血),艰难的选择再次摆在医生们面前:只有肝移植一条路了,而最合适的肝源,是病人18岁的女儿。

 

肝外科医生们单独和小张及小张家人进行了多次谈话,反复介绍肝移植手术的基本情况和术中风险。担心小张是受了家庭成员、亲戚甚至是她自己内心的“道德绑架”,肝外科分管移植的副主任黄晓武主任医师单独找小张谈话交流,了解了她内心真实的感受和想法后,被小张对父亲炽热的爱和救父心切的心情深深打动。为了做到慎重再慎重,黄主任和肝外科史颖弘教授还邀请心理科陈华副主任医师对小张进行了心理状态评估。

 

“作为一名医学生,我很清楚我的选择意味着什么。医生们反复耐心的治疗尝试、解释沟通,真的让我很感动。”小张说,“我是一个蛮犟的人,认准一件事就会坚持到底。更何况,如果我不捐,就意味着只能眼睁睁看着爸爸走掉。”

 

中山医院伦理委员会审议通过这个特殊的肝移植手术申请后,次日肝外科加急将材料送至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审批并获批准。20181012日,小张和父亲被推进了手术室。供体和受体的手术按术前多次讨论拟订的方案紧张而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小张个子小体重轻,即使获取她的右半肝给他的父亲,供受比也刚处于满足生理要求的边缘状态,因此供肝的切取要求精准,并需对缺乏静脉回流的肝段进行静脉搭桥重建。另外,小张的肝右动脉非常细,需要使用精细的显微外科吻合技术才能满意地和她父亲的动脉对接。这些对于樊嘉院士和周俭教授领导的经验丰富的移植团队来说并不困难。

 

真正的挑战是术前大家都没有预料到的,在肝动脉吻合完成后,动脉搏动仅维持数分钟就消失了,多次使用专用导管经过侧枝对吻合口进行探查和扩张,没有发现吻合口狭窄和血栓形成,但每次探查扩张后动脉搏动仍仅能维持数分钟。经过紧张的讨论,团队终于找到了原因,是因为小张的供肝体积小,而她父亲的门脉压力高,导致供肝处于高灌注状态,同时受体存在脾动脉窃血、肝动脉灌注压不够,动脉血难以泵入肝组织内。在使用药物降低门脉压力,并结扎脾动脉后,动脉终于能正常地维持搏动了。难关一过,受体的手术也很快顺利结束,父女两人都平安地度过手术关。对于术中难关的攻克,周俭教授感慨地说,中山医院肝移植团队曾成功完成了上海市首例成人对成人、成人对儿童肝移植手术,供受体随访至今均健康生活,这些病例、包括这次捐肝救父手术的成功开展都离不来麻醉、放射、超声诊断、病理、重症监护、护理等兄弟科室,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等兄弟医院的支持,以及病人家属的信任和理解。

 

小张术后1周就恢复良好,返回老家,独自照顾几个弟弟妹妹,术后1个月返回学校赶上落下的课程,老张在术后1个月也顺利出院,原来黧黑的面色泛出了红光,复查各项指标良好。

   “我们现在恢复得都很好。”小张笑得很开心,“这次就是和爸爸一起来请樊院士、周教授复诊,也提前祝所有帮助过我们的医护人员元宵节快乐。”小张表示,这段经历,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从医信念:“我也希望能够成为一名像他们一样的,既能用高超医术救治病人,又能用侠骨柔情温暖病人的好医生。”